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骏的博客

 
 
 

日志

 
 
 
 

读徐驰  

2016-10-11 21:4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徐驰

            杜兴权原创

 读徐驰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杜兴权(右一)与贵州当代教育主编王家洋(左一)

一、初读徐驰

 

我读徐驰,大概是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开始的。那是198612他的新诗处女作——《致茅垭姑娘》与我的《游龙宫》同发在《喷泉》诗报的同一期上,这期报纸当时还张贴在当时县文化馆的宣传栏里,我当时在位于西门的洋川区教办上班,下班回到租住的乐林像馆往里走,县文化馆是必经之路,每次县文化馆推出新的内容我都必须浏览,才发现了这期报纸。他的诗发在头版,应该说写得好,编辑才看中了的文才,也反映了他的聪慧。我的诗就不如他,只上了二版,这证明了我的笨拙,只有向他学习的份。直到现在,也是这样。

就从那时起,《致茅垭姑娘》与作者徐驰的名字时常闪现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然而,因为我是从乡下刚调到洋川区教办,事情较多,经常奔赴辖区内的30余间学校听课、上课,忙得不也乐乎,渐渐地,就很少提笔写诗。后来也没有看见县文化馆的宣传栏再有新的《喷泉》新报张贴出来。再后来,因为工作的需要,我再次到了乡下,从事农村工作,早出晚归,甚至于不归,我就与徐驰、包括徐驰的诗歌就这样擦肩而过,渐行渐远,逐渐疏远了。

 

二、再读徐驰

 

大约过了十余来年的1999年下半年,我再次从乡下到县城工作,过于懒惰的我,不知是工作的关系,还是别的原因,我才小心翼翼地跨文联的大门。之后,慢慢与本县的文化人有所接触,在参加几次活动以后,才初步认识了有所作为的一些喜欢写作的各位老师。这样,也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不知何时认识了徐驰。

不知是喜欢徐驰的性格,还是仰慕他的诗歌,或者是他工作的地方离我家较近的缘故,有时候我们可以一路同行,也许是兼而有之吧!从那以后,渐渐地,就熟悉起来了。

读徐驰,首先要读徐驰的诗,就像读《致茅垭姑娘》一样,不管在本地文联的《诗乡》报,还是县外的《遵义文艺》等,这以后,在诗乡这块是诗人辈出的土地上,应该说徐驰的诗我读得比较多一些。徐驰的诗,无论新诗与打油诗,每一首都有他的真情流露;因此,读徐驰的诗,你会从中体味那是一种享受,也有一种快感,更会去思考,不妨读他的一首新诗:《情何以堪》她叫我哥,问我耍哈不/秀发金黄,绒衣金黄/在公交车站牌后面/把苗条的身段躲藏/先前,也有一个/妩媚地请我耍一哈/我说耍个铲铲,她竟嬉笑/像我们早就上过了床/她们像淘上岸来的鱼/贱卖着青春/贱卖着灵魂/我不敢面对这群女郎/不知是她们错了/还是我错了/相逢在圆梦的诗歌城邦/当非常态被视为常态/上帝也会见怪不怪(2015-12-29下午下班途中)

知晓徐驰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家住蒲老场的普通农民。先前赶遛遛场做点小生意,后来又做了一段时间的民办教师,再后来就到交警大队打工当上了协警,这一干就是二十余年。

徐驰在县城打工二十余年,虽然交警大队给他提供了住宿,方便他午休以及不便回家或者值班加班可以有一个休息的地方,但是,更多的时间,还要回到家里孝敬自己年老的父母和照顾媒说之言娶回家的老婆以及孩子,即便三个女儿已经长大结婚成家,他那勤劳朴实的贤妻一个人在家开有一个烟酒副食货点,早出晚归的徐驰也要帮衬一下。正因为如此,以往下班以后,徐驰在单位没有特殊安排时,都要搭乘过境的班车、出租车等回家。

现在,社会发展了,有了公共汽车。所以,每要回家的时候,他都会到离交警队不远的气象路坐公共汽车回家,一是方便,二来也节约。但是,那站牌的地方恰恰是“红灯区”自然形成的所在范围,虽然前一段时间已经进行了整治,然而并没能完全根除掉,只不过变公开为隐蔽,所以,时常会有“女郎”在那里出没拉客,以寻找有所偏爱的路人。徐驰也常去那儿候车,“女郎”就会常与徐驰相遇,徐驰的耳边也听惯了“她叫我哥,问我耍哈不”,看惯了“秀发金黄,绒衣金黄/在公交车站牌后面/把苗条的身段躲藏”以及“先前,也有一个/妩媚地请我耍一哈”的一个个“苗条的身段”。“ 女郎”的一厢情愿的邀请,这是现实,更是他生活中的所闻所见。我们都知道,徐驰非常钟爱女人,特别是他处女作《致茅垭姑娘》中的那个“姑娘”,以及他后来难以计数的诗作中的那一朵朵梅花,他都痴心的追求,以释放他心中道不完、诉不尽的情怀。他对红梅的暗恋不光在他的诗作中随处可见,就是在他的散文、小说、绘画、雕刻中也表现得淋漓尽致,甚而至于在茶余饭后的闲谈中也无不提及对红梅似的N个女性的情有独钟。可是,当一个个秀发金黄,绒衣金黄“女郎”如红梅一样的躲藏着、妩媚嬉笑着扭动苗条的身段飘然而至,来到他身旁,邀约他耍一哈时,他确断然拒绝耍个铲铲,表现出对她们自己不尊重自己,去从事着贱卖着青春/贱卖着灵魂,仅靠肉体和姿色贪婪地养活自己的不屑一顾。这不光看出他作为一个打工者,收入低微,没有多余的金钱去参与这样的消费和爱好,而作为一个地道的农民,有的只是一颗朴实善良的心。所以,他为她们感到羞愧,因此他说:我不敢面对这群女郎”,并对“秀发金黄,绒衣金黄”“女郎”所作所为和自己的不肖一顾而发问:不知是她们错了/还是我错了?进而针对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和积极创建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的今天,特别是相逢在圆梦的诗歌城邦”,自己作为文化人,看见社会的另一面,内心深处不由得发出感叹:“当非常态被视为常态/上帝也会见怪不怪”

由此可见,徐驰的诗源于生活,而又关注生活,而且有他对社会现实的一些发人深思的问题,他不是为了写诗而写诗。他作为一名在交警大队打工的一名协警,同样也有对社会负责的职责和担当,他不光要褒贬交通方面的正义与邪恶,同样,他也一样肩负起褒贬社会各层面的高尚与丑陋。也就是说,在是与非的面前,他有一个做人的良知的心态。这正如他的诗观:以心写作,以情觅韵;风格至上,不为流俗所左右;在以文会友、思想和灵感相互碰撞中,潜心提高自己的“诗艺”

徐驰的作诗是这样,作为一名交通协警他也是这样,而他作为一名普通人也何尝不是这样呢!?

当然,我并非是“窥一斑而视全貌”,相信读过徐驰诗文以及了解徐驰本人的人,都有这样的共识!最后,也祝徐驰新诗创作三十年、从事交警协管打工生涯二十一年所取得的成就,愿他在今后的创作与协管方面,作出更大的成绩。

2016-10-10

读徐驰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右二:是杜兴权;左一,是 徐驰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