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骏的博客

 
 
 

日志

 
 
 
 

读“立秋,立秋”  

2016-08-10 20:53: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立秋,立秋”

                 曹云旭原创

读“立秋,立秋”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喝了多少酒,与喝了多少茶,我并不知道,也不重要。但诗一定是要拜读的——那个诗人,多情的情种,一直生活在诗里——我怎么不细细读它那些娟丽得若一溪潺流的诗句啊。

         《立秋,立秋》

       思想之穗老了

有的果实

因秋阳曝晒炸开了外壳

像珍珠玛瑙

这些万物精华

以特别的方式陈述

微醺的春风

狂舞的夏雨

以其拔蘖灌浆的月夜

缘自一年一度的立秋

诗人滑入禅宗

憧憬成为一粒种子

或种子有关的百变之蕾

                                        (徐驰诗集《立秋,立秋》中的一首诗)

       我一直相信世界是混沌的,也是宿命的。其实不管我们对生命熟悉得怎样的一目了然,那都是人生的观点;但事实上,人们所操持这样的雄心,真正能以人更天的又有几人欤?人大概如此:知其小而自大,而知其大而自卑。当看到某一角落的时候很是清晰的,就如那一株青草,几片红叶,穗上的几粒种子,那是够明白不过了的。但如果是一大片草穗,一眼望不到边,我们只能说那是一片草地,如果要叫我们把有多少片叶子、有多少粒穗子,那是数不清楚的,人们只好用“不计其数”来形容。这“不计其数”其实就是一种混沌。所以当看得近的人多在说好清楚,看得远的人总说看不清,前路不明。我的这种意识,一直左右着我对世界的态度,也主宰着我对诗歌的认知。

     混沌是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而这种看法也左右着我的对诗歌的解读。《道德经》里说:“大白若辱,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象无形,大音希声。”这种混沌不是混乱,而恰恰是一种秩序。所以,当能理解到这样的情形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想这样的事情:人在这样的混沌里,人们能理解多少,人们的目光能看到多少,人们的耳朵能听到多少,就如当今社会的什么转基因食品,搞这方面的科学家说,这对人体没有影响,可是大多数的人却说这种影响是存在的。可事实上,这种影响会不会真的有呢,我想那些科学家也不敢打包票说“那一定是没问题的”。如果真说了这样的话,也是不可信的。诗也是这样,每一首诗也许也是一种混沌,如果人们一说就得把它身上的汗毛都说得清楚,那一定是个笑话。

    我不是一个不可知论者,而恰恰相反,我是一个诗的现代派论者。现代诗是讲究隐喻的,而这种隐喻为我们提供了自我解读的空间,不论诗人的情绪如何变化,往往要通过一些隐喻,把这种情绪与情感展现出来,每一个隐喻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这就构建出了诗歌的特殊性。

例如诗人写了一组关于“二十四节气”的诗,总题目叫《爱的三百六十五天》。这看上去是写给一个女人的,但细细地读来,又觉得有别的意思,看上去好像抛弃了古人所说的“兴”、“观”、“群”、“怨”的传统,又像是继以屈子以香草美人以自喻。《立春》一诗里说:“一位深谙世事的女人/她回归原位……在稀落的炮仗声里/我感验时间就像生命的血脉竞走/我感慨着/无耐着。”这是一个繁荣的世界,春节期间,燃放炮仗、那是很平常得不可再平常的事了,可是炮仗依旧稀落,究其原因,岂是为何呢?这显然不是直书其事,应该是一种隐喻——或是情趣少了,或是岁月淡了,所以才生出些无耐来。再如《清明》诗里说:“红瘦绿肥,是自然界的/疏影横斜,是红尘情缘的/一首关于中国节的抒情乐章/有了时尚的色彩,有了新潮的气息。”这里的描写化用典故,典雅而机趣,充满着诗人的狡黠与知趣,读来别是一番滋味。《谷雨》里这样写:“他们在自己的灵魂上插秧/他们在自己的思想上抽穗/他们远离了布谷鸟的啼与歌//那位穿红衫的女子,忙碌在街头的女子/一个留守既当妈又当爹的女子/是谷雨这一天的痛楚的发源点/在街头,在大山下的老街/在春将尽夏将至的谷雨天,明媚天。”诗人总想在诗中呈现出一个画面,而且让这个画面清晰又迷蒙,于是这样的画面,就具有了一种象征的意义,至于什么样的象征,那得由读者细细品味;不同的读者会有不同的感受,就像鲁迅说《红楼梦》那样——“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流言家看见宫纬秘史,革命家看见排满.....”然而情绪是诗人诗里溢出来的琼浆玉液,诗人的情感像在燃烧似的,我总是觉得:“情感一旦燃烧就不会冷却,如果真的冷却了,也会像岩浆一样化为岩石一般的坚硬,不管是在风里,还是在雨中,都应该成为一座雕像。”或许,这就是诗人的执著吧!

音乐是用音符与节奏来渲染情绪的,诗是靠文字的建构来渲染情绪的;而当这种建构的特殊性一旦形成,情绪就漫于文字的空格当中。诗论家们常常探究诗的本质,如果真要说本质,这也许是一个很重要的本质了呵。这些诗,总体上来讲,都浸润着一种爱的元素,为爱而生,为爱而活,为爱而憔悴,为爱而放荡,为爱而殒殁……这便是诗人在自己的灵魂深处立起一座丰碑,也是一座墓碑。爱是不灭的,永生的,然而爱也将死去,方才有人这般深情地呼唤。读到此处,真正痛彻心扉。

那个“又当妈又当爹的女子”,就是一种隐喻——在当妈当爹,正说明爱在继续,可是这分明是一位没有男人的女子,那正象征着是一个爱已经残缺的女人,是爱泯灭的女人哟!

人生的思想如灵魂,本是这样的,当越是经历的年轮越久的时候,大多越是混乱,其实那些才是果真。因为年轮的增加,经历的一切都会堆积在生命里,生命装得越满,思维就越是不清晰,这是一个硕大的果实。当探求它的时候,那些果实倒真像果实,但事实上,那些果实也是某种虚幻。比如某人真是一个了不起的诗人,名头真是响当当的,可是风一吹过,雨一淋过,痕迹不见的可多了。可是有人终究会说,我还是希望千秋万代、永垂不朽。那或许是一句有用的话,但现实总给我们一种不可以承受的嘲讽——人总是要追求这种虚幻的;如果没有这种虚幻,我们就无法感受生命的快感,只有这种诱惑,才让人不断地去走向自以为是的前路——尽管这是一种嘲讽,但人总是受不了名与利的媚惑的。

 “立秋”是一个季节的结点,是时间企求的对称,是一种人文的和谐。人真能胜过一切自然的汹涛吗?时间说走就走,我们无不悲观地享受自己的最简单的生活。但我们总把时间的每一刻都当成珍珠,就算是还可以及时行乐,白驹过隙,也总要让人生如雪泥鸿爪:“思想之穗老了/有的果实/在秋阳曝晒炸开了外壳……”这立秋是收获的代名词,剥去生命的外衣,精华不再隐藏,也无须隐藏——任性的外露,便是一个赤裸裸的灵魂。从这时起,最直白的语言成了最神秘的宗教,隐喻着无法破解的谜底(“诗人滑入禅宗/憧憬成一粒种子”)。这个该成熟的季节,生活时时是有偏见的,这种偏见一旦把男人与女人的纠合在一起,那就成了诗,诗是从最庸俗的地方长出来的花朵,是植物鲜艳夺目的地方,所以总是高雅的;诗人就是一个物质的贫民,却梦着做一个精神的贵族。于是以风花雪月这些意象组合成各种各样的图画——尤其不管是春天还是夏天,有一场温暖的风,有一场清凉的雨,把人的情绪调整到一种虚幻的浮想中,诗就像隐秘的宫殿里飘出来的缕缕香馨,有灵魂的人就这样感受着这种迷也似的诱惑。写诗的人,总想在诗里过着贵族般的日子。但我是庸俗的,无法企及这一种虚幻,当我把这些虚幻的东西把玩于手中的时候,那些东西都像变质的腐败的东西一样,那只是一个玩物而已,甚而至于其嗅难闻。

宗教往往是虚幻的最好的载体,当一个诗人从现实步入宗教的时候,才觉得诗是神圣的,圣洁的。而且与人的距离恰到好处,那种若即若离的感受具有强大的诱惑力,诗就是这种宗教,是一种语言的宗教,就像爱是所有人的宗教一样。诗只不过是一种有灵魂的人的语言的载体,从这个角度来讲,把爱的灵魂种进语言的泥土里,就可以憧憬开出灵魂的奇葩来( 憧憬成一粒种子/或与种子有关的 百变之蕾 ), 宛若秋天的菊,在霜里苦涩过,才余下一段从篱笆飘来的香魂。

在诗人眼里,不管开过多少次,花,只要还能用爱弥合,那么开放的花也是蕾。这也是一种虚幻吧!诗人的似傻若狂大概也是由那心灵的虚幻的浮想所至呵!

读诗,再读诗人徐驰,在反复咀嚼中,像咀嚼一缕夜月清辉,若品尝半缕莲歌荷香。其味之远,其趣之幽那是自然的事了……

                                  2016年立秋前后

读“立秋,立秋”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左为曹云旭,右为徐驰,中为陈 小平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