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骏的博客

 
 
 

日志

 
 
 
 

坂仓坝剿匪  

2016-12-20 07:38: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坂仓坝剿匪

 

任泽栋口述,徐驰记录

 坂仓坝剿匪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194911月,蒲老场解放。但是,解放后的蒲老场,土匪依然十分猖獗,特别是在边远山区,土匪成群结队,大白天也敢进屋抢人。

我二婶左修莲,胆子有点大,全家人闻讯土匪进村了,都躲藏到后山寨营上了,但她不躲不藏;后来,二婶被土匪抓起来,绑在我家一张大桌子上,被土匪用谷草点起火烧,要叫她交出“鸦片”来。我家当年确实是种了一些鸦片的,但全都卖出去了,哪有鸦片呀!二婶被烧得大声叫唤。当时乡里的民兵们就在任家沟,用枪向我家乱放枪,硬是把土匪给赶跑了。

那时,坂仓坝和二层坡是一个乡。原保长郭成武手里有10多支枪,伪政府发的。土匪头子周洪安曾向郭保长“借枪”,被郭拒绝了。所以,周洪安就经常伙起山下的朱寿,到坂仓坝来进行骚扰、抢劫,整得老百姓日子过行十分艰难。

记得是1950年正二月的一天,解放军368团的一个班,10多个战士,翻过高高的金子垭,来到坂仓坝,当时就住在我的家里,晚上在堂屋睡晒席。当年,我才七八岁,记得父亲对解放军的到来,非常支持,晚上叫我母亲、哥哥给他们煮吃的,我就照看我的妹妹和弟弟。次日,大雾。解放军在高坎子(现平原小学)放哨,发现三个可疑人员,解放军询问不到几句,三人就向来的方向飞跑。哨兵放枪,在我家的解放军迅速赶到高坎子。这时,周洪安、朱寿的100多名土匪,向高坎子扑来,包围了高坎子的解放军。解放军寡不敌众,向小山、马鞍山撤退。土匪疯狂进攻。解放军用小钢炮向山下放了2炮,当时打死土匪1人,打伤土匪2人。最后土匪才溃散了。

记得我父亲这样说过,土匪当时的“暗语”是,“癞子,水涨了”,意思是“情况不妙,兄弟伙快跑”。被解放军小钢炮打死的那一个,被土匪他们放在附近一个苗罐坟中,晚上来移走的。

当天下午,解放军撤离坂仓坝时,没有走金子垭,而是由我父亲任长清,还有张国舟之父亲张德清,二人带路,从任家沟、草坪垭,翻二层坡,下马扎洞,绕道返回儒溪区公所。

解放军在坂仓坝的另一次剿匪,是与土改工作组的同志一起。土改工作组中有周森,他刚从桐梓调来;还有一个,叫叶什么名字。周森后来这样告诉我说:当天,他们土改工作组的同志和解放军刚翻上金子垭,就与土匪遭遇上了。解放军迅即以山王庙为掩护,与来势凶猛的土匪展开激战,同时派战士下山报信。没有多久,绥阳县大队的解放军从二层坡方驰援过来,用火力猛攻,天黑时才打散了土匪的包围。

60多年过去了,现在金子垭山王庙的石墙上,许多“枪眼”还依稀可见,让人肃然起敬。

1951年,朱寿在高坊子石蛋水被解放军活捉,被人民政府押到他家附近的七夹坝(现高坊子商店处)一个土堡上执行了枪决。周洪安也在他老家遵义县的“白捻寺”被活捉,得到他应有的下场。

2016-12-18

坂仓坝剿匪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