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骏的博客

 
 
 

日志

 
 
 
 

行走在务川“仡佬秘境”  

2015-04-18 10:0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走在务川“仡佬秘境”

  徐驰原创

 行走在务川“仡佬秘境”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我是与芳名叫华的女郎一起,恍恍惚惚穿过“三净亭”而进入九天母石仡佬古寨的。

至今还记得,华女郎用她那十分温柔的语调,把三净亭上的一幅对联念给我听:

净心净言净行虔诚以对;

拜天拜地拜祖恭敬如仪”。

好一个仡佬人的虔诚以对,我不由凝视了华女郎一眼,在心里笑了。

站在古寨的百合台前,一支木杆顶端塑造着“老鹰抱葫芦”的夸张造型,这应该就是仡佬族心中永远的精神图腾吧。后来,幽梦中的华女郎在栗园草场装扮着花枝招展的仡哈女,以钢笔记录的形式告诉我,佐证了我的这一预见:仡佬人的历史与老鹰有关,始终以葫芦为吉祥物。

当然,就是现在,我也不知道芳名叫华的女郎,她是仡佬族还是汉族,或是苗族。我俩在务川秘境邂逅相遇,是那个“宝王菩萨”的灵通作法,让我们从陌生变得熟悉,甚至相知,事情是不是这样的呢?

在九天母石寨路边峥嵘的一块大石头上,阴刻着一个书法颇有功力的巨大的“僚”字。

华女郎解释说,史书上最先记载了“夷僚”和“百濮”这样的古国,仡佬是它们的一个分支,从3000多年前的秦始皇那个时代起,仡佬人就居住在洪渡河两岸,开荒辟草,世代繁衍。离古石寨不远有一个长廊,廊中立有一碑,名称《大奉天祖记》。上面刻有这样的文字: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时光悠远,岁月绵长。

九天母石,聚天之祥。落地生根,地隆华光。

吾祖降临,人神共仰。驻足此地,遗下族裔。

天垂一脉,万代荣光。濮系部族,世居蛮荒。

辟草耕种,依水觅粮。勤动天地,慧比初阳……

 

当芳名叫华的女郎陪着我,来到九天母石古寨的“天祖坳”,置身仡佬“祭天朝祖”的隆重仪式之中,旁边的洪渡河脉脉地流淌,从正安县流来,又向务川的红丝乡流去,汇入大乌江;清幽的洪渡河似乎要告诉我,这里古老而神奇,充满梦幻色彩。对待自己的祖先,仡佬人“小奉时时与心原,大奉斯始年复年”。族长、祭司、老人、贵宾、许多个仡佬族童男童女,穿着民族盛装,面对九天母山,面对千万年如厮的洪渡河,献牲礼祭、读祝文祭、跳舞乐祭。他们其情之浓,其势之大,其礼之恭,让我难以言之,难以叙之。当天灯点亮,当黄烟散尽,祭司肃穆地这样唱到,“一鞠躬三鞠躬九鞠躬”时,我和华女郎一起,潜意识地跟着所有在场的人群,面向神案一鞠躬,三鞠躬,九鞠躬……

 

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山间的岩石上有这样一幅“趣联”,令人读之惊叹,它展示了民间高人的灵智和对这一片热土的热爱:

“龙奔长滩,惊动无数猪穿孔;

虎下洋溪,吓得许多牛滚坡。”

长滩、猪穿孔、洋溪、牛滚坡,都是务川的地名。

芳名叫华的女郎领着不知不觉来到龙潭,在申佑祠和申佑塑像广场,我切身感受了仡佬族的历史渊源。华女郎要我在申佑塑像前与她合影纪念,并用手机把塑像底座的“申佑简介”拍照下来。

华女郎说,九天母石是传说中的“神”,居于高高的九重天;申佑是人们根据本土历史杰出人物塑造的“人神”,他当过大官,为风雨飘摇的朱明王朝为其殉葬后,代宗皇帝追谥他为“文林郎”,并敕曰:“人孰无死,惟死于国事者为莫大也。”但华女郎又这样认为,申佑在未出仕之前,在乡间与猛虎搏斗,虎口下救出自己的父亲,这件事最让仡佬山民缅怀,这才是申佑作为“忠孝义”典范的力量。在塑像广场观赏“旅游节书画摄影美术展”,我除了感觉华女郎的生命气息外,似乎还看见30000多年前的那一只老虎,在附近的山林中,长啸着把一个山民逼到了树上,三天三夜不离树,树上的山民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在天上布云行雨的“金角老龙王”发现了,倾东海之水,淹没山林,淹到树下,先民才脱离了虎口……这是仡佬人最远古的传说,此时想起来,好像虎啸就在耳边,令我如梦如幻。

我告诉华女郎,你听见虎啸没有?

她说自己听到了高空中银鹰的飞鸣,在唤着她,也在唤着我。

一步一步走上申佑祠的台阶,给人的感觉并非人去楼空,而是先贤就在我们侧边的碑林里,或坐或站,用他那智慧的眼睛看着我的来,看着我的思,看着我的敬畏……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在祠堂右侧“仡佬先贤堂”,长廊中的木板上以图和文的形式,展示了从古自今的贵州的土著名流。其中就有绥阳“冉进冉朴”的介绍。能在他乡务川与“二冉”隔世相遇,我甚为欣慰。我告诉华女郎,“二冉”如何出山离开绥阳平木台、如何率众修建重庆合川“钓鱼城”,如何亲自指挥宋军抵抗蒙古可汗,让所谓的“上帝”在钓鱼城下折鞭……

华女郎伸出自己的玉手,抚摸冉进和冉朴的画像,似要感触赵宋与铁木真争锋时在军事建筑家“二冉”脸上和肩上留下的那些许狼烟、战火。

当龙潭古镇举行的“仡佬文化研究院”授牌仪式结束后,芳名叫华的女郎把我引向廊桥,并踏着两边水塘中游有无数蝌蚪的跳墩,来到石寨。

寨子曲径通幽,最后我们并肩跨进一个挂牌“丹堡院落”的庭院。院外的门楣上,挂有黑漆木板熘金对联:

“星月放异彩,集孝义忠勇百世昌;

村酒漫清香,聚天地人和千般乐。”

此时,院内有位写小说的赵先生,遵义市文联领导,他在这里采风,正倾听务川县外宣干事的讲解。

丹堡是一个三合头院落,两边分为厢房,中间是正房(堂屋),前方还筑有一个戏台。整个院落呈低洼型,具有很科学的排水系统。房屋上,围绕“福禄寿喜”之意,双层镂空雕刻了鹿子、桃子、梅花、喜鹊等图案。其中图案中的“炼丹炉”,是仡佬人三千年丹砂文化发民最有力的见证。“大奉天祖祭文”中,也曾这样写到:

“丹砂得识,雨露胸藏。民智潮涨,采砂营商。

礼俗初成,富贵共享。吾族自此,永浴吉祥……”

据传说,古代的炼丹名士葛洪,当年也曾到务川炼丹三个春秋,留下仙踪与传说。

华女郎还把我引到院落的“朝门”,两扇木门厚约3公分,门边青石块磊的院墙,设置有现代人称做的“猫眼”,它镶嵌在“鱼跃龙门”图案的鱼眼当中,不易被人发现。在华女郎指点下,我好奇地凑近猫眼,顿时看见外面有三个穿蓝色土布长衫的老者,悠悠走过石板铺砌的石巷,不知他们来自哪里,也不知他们又要去哪里,就如此时此刻摇曳桃花的风信……

是夜,在草场栗园度假村的篝火晚会上,芳名叫华的女郎因春寒料峭,趁兴喝了本地酿制的“顺瑞”白酒。也许是酒意多多,她在跳舞时告诉我说,待会一定要到我下榻的“蒙古包”里来。篝火熊熊冲天燃烧,音乐狂放震耳欲聋;我怕自己是听错了华的话,但我把她的手拉得更紧。当人称梅子的女作家演唱《星夜心语》时,华女郎竟然像一尾白色亮鱼,独自离开了欢乐的海洋,潜入度假村的楼中,留给我无尽的猜想。

一个人的我,嘴上哼着梅子唱的歌,回忆着白天在这里与华女郎一起观赏的“高台舞狮”,“人猴逗戏”,那情景仿佛不是在三个小时以前,似乎已是几百年前的往事一般。眼下,欢快不再,醉翁之意不在美酒,也不在烤羊肉,我退出篝火正炽的广场,在幽微朦胧的路灯泻照下,向半山腰的向999号蒙古包走去。一天的游览,人确实也累了。

草场的夜,是迷人的。春雨似有似无,雨点落在蒙古包上,声情若幻,令我醉意有加。

那个芳名叫华的女郎,今夜会不会来呢?靠在床铺上,对着电视机,我双眼看着中央一台的王大花,这个很蛮的妇人,她在做饭粑时偷偷下蒙汗药,如其所愿,撂倒一对“狗男女”,之后她吆喝起驴子,带上儿子,带上全部家档连夜逃向天津卫……

此刻,有人在蒙古包外敲门。敲门声把雨声也压了下去。我问是谁在外敲门,没有回答,但敲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于是,我下床拉开了蒙古包的小门,风雨中只见度假村点点星光,如丝如缕的春雨春风显得更为寒冷。我没了现敲门的人。我把身子向外探出去半截,门的侧边,站着的“她”把我惊懵了。她把手放在嘴边做出“叫我不要讲话”的动作,并向我幽幽走过来。我退入蒙古包,她一下子钻了进来。在蒙古包灯光的照射下,我看清她头上盖着一块桃花色绣花丝帕,上穿仡佬族无领右衽长袖衫,下着筒裙,显得大方可爱之致。

她是不是先前一直陪我浏览的华女郎呢?我看不见她的脸,因为她此刻戴了一个娇媚的面具,只能看见面具后那双明澈眼睛。她也不与我说话,用手中的小本本写字同我交谈,充满着神秘感。

“你没有醉吧”,她把本本递过来,写的字很女性;于是我就很工正的写了几个:“有点小醉。”她看了,我估计她脸上一定会荡开欢欣的笑,因为她手舞足蹈起来。她刷刷刷地又在小本本上写了几个字;她写的是“你感觉冷吗?”。我静静听了一下春雨滴在蒙古包上发出来的声音,我虽然感觉冷,但写在在她本本上的字是“不冷。我感觉有点诗情画意”。后来,她写了“这儿海拔有1300米”,还写了“夏天来栗原草场度假最能销魂”,她最后把双手放在床边,埋上脸,像睡去了似的。

我不懂她们仡佬族的民族习惯,有点胆怯,后来干脆开了门一个人走出蒙古包。我想着她的小本本,想着她头发上的桃花色丝帕。我来到先前的篝火边绕了一圈,那些七倒八歪的酒瓶,那堆还有余温的柴炭,真实地见证着曾经的聚会狂欢。我回味着几个小时前在这里围着篝火跳舞时的种种情景,回忆着那位芳名叫华的女郎,如何拉着我的手说“待会要来我住的蒙古包”,既像是真的,又像不是真的。当我返回999号蒙古包,在白天有三个人烤羊肉的长廊外,我竟然遇见了她。她像快乐的精灵,一步一步向我前行,走到我跟前竟伸开双手,似要拥抱我。我原地站着,内心十分的紧张,四处寻找逃亡的路……情急之下,一个幽梦终于就醒了。

躺在曙色里,聆听蒙古包外牛铃羊铃叮当叮当的声音,我沉浸在务川秘境那位叫华的女郎的妖艳气息里,久久不愿醒来。

     行走在务川“仡佬秘境”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行走在务川“仡佬秘境”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行走在务川“仡佬秘境”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