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骏的博客

 
 
 

日志

 
 
 
 

拜年作客  

2015-03-01 16:4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拜年作客(非虚构)

  徐驰原创

 拜年作客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拜年作客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那天,天气好,太阳暖洋洋的。我手痒,拿一个破像机对着他人的老屋前排残存的窗花乱照。木窗花,雕刻不凡,肉眼看,它美;镜头中,它显得更美。不知不觉,我就照了三四张。也就在这“不知不觉”中,引来一个妇人,站在大路边,隔了晒坝,对着我骂开了。

我闻声而望,见是姓勾的短发女人。于是,我走下老屋的大门石阶,站在晒坝上。突然遇上擅长骂架的乡间女人,我不知如何是好。

这短发女人边骂边向我走过来。

这之间,我内兄和内嫂闻声也从他们新居走出来,招呼短发女人,大有劝架之意。新年大节的,乡下是最忌讳吵架的。

我一直满脸堆笑,看着姓勾的短发女人。女人不听内兄内嫂的劝,逼过来,用上身来撞我,嘴上也不停地乱骂。

我内侄这时也步出门来招呼,与他父母一起,向短发女人解释这、解释那。

通过短发女人的骂和内兄内嫂的相劝及解释,我明白了这么一回事:内兄家与短发女人家打官司,其中的一部份证据,就是利用我平时不经意拍照的、现在已不复存在的、老屋的那些实景照片。

原来如此。短发女人现在见了我,即使我不是在拍照,她也会对我羞辱一番。

后来,我让内嫂招呼进屋坐下,躲开姓勾的女人,算是“平息”了此事端。

 

当我给内兄内嫂家“照了合影”(以便寄给东莞服刑的那个内侄),准备朝街上方向走的时候,居然被短发女人家“大伯子”、一个七十好几的老者拉住。

今天,天气确实好得很,我在感觉阳光明媚的同时,感慨着乡间的某种“特情”!

我在老者的“搀扶”下,“被迫”跨进他家庭院。当然,我是量着胆,不用担心七十好几的他会把我“活生生吃下去”的。

一踏上院坝,我就大声对在场的他家人喊话,老大新年的,端根凳子来让我坐着说。

有人立即端来凳子,我一屁股坐下去,也拉“搀扶”我的老者也一并坐在这条凳子上。

老者依娃儿辈份对我前一个“左姑爷”后一个“左姑爷”的叫,问我照一张像要好多钱,也给他家照一张。他还说,“我家房子是乱建的,违法好久了,你也一同照了去。”他还对我吼,说“你坏得很,坏得透顶!”

老者的妇人,提了一壶热茶走过来,倒一塑料杯请我喝,并对我说“左姑爷,老汉喝醉了,不要见他气”。

我把茶喝了半杯,润了嗓子抿笑着说,没事,没事。

与我一起的内侄女,拉我离开“是非之地”。我呢,也只好顺水推舟,尽快离开为好;“新年大节”的,谁愿意讨怄气呢?!

 

然而,当我和内侄女离开老者家庭院,边走边等着三女婿车来接我们时,从老者家那边气势汹汹追来一群人,前头的那一个,四十岁左右,叫某永华,他手里拿了一根约有四米的、瘦细的木棒,边跑边叫:不准走!不把事情搞清楚,走哪样?

我,并不想和这群恶人打架,但还是站了下来;我想看一看,今天他们倒底要干啥。

恰在此时,我两个女儿也开车从街上赶到了这点。

内侄女和内侄做我的“肉墙”,赶来的某永华一伙,他们虽然来势凶猛,但始终对我难以“施暴”,凶狠的木条最终打在了内侄的脑门上,让内侄不得不用手抚住自己的伤痛,蹲了下去。

接下来,某永华的老爸某顺祥,从附近大路边的家中跑出来,一步一步趋近我,用手膀子撞我;之后,他又去纠缠内侄女,耍赖,坐在地上,呼天抢地的说“穿白衣服的打了他”;几分钟不到,某顺祥的三兄弟也边叫边跑来了,同样的伎俩,用手臂撞我;但我并不憨,岂能与“两个老朽”产生摩擦,授人以柄?

我双手环抱胸前,泰然视之,像看一场搞笑的“小品”。

 

正月初二,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油菜花在田野绽开。在这样的日子,本不应该“打扰警察”。可是,当时我已拦上一辆过路的“摩托车”,准备离开,但屁股刚刚坐上后座,就被某顺某等人拉下车来,以至于把摩托车也掀翻在地。

某顺某说,不把事整清楚,就是不许走人。

我们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安全不保,在无奈之下只得“报警”。

石寨街派出所民警驾驶警车赶到,三个民警一下车,某顺祥便从一边蹲到警车的前面,依车而坐,口称自己被穿白衣服的打了,要警察申冤。在场的某顺祥一家,包括他儿子、儿媳、他兄弟、兄弟媳妇,他堂兄弟、堂侄等等,男男女女,老的老小的小,好几十人,他们七嘴八舌,吵吵嚷嚷,跃跃欲试,大有不把天捅破不罢休的气焰。

因在乡村公路上,由于某顺祥一方的蓄意闹事,不但让我等行动受限,也影响了公路正常通行。

出警的三个民警一再劝说,首先让我得以脱身,最先离开了闹事现场。

据说,某顺祥在民警和路人的耐心劝说下,才离开了派出所的警车。

当晚,内兄内嫂来我家这样告诉我说,某顺祥傍晚时分又钻到他新居的厨房,坐在地上耍赖,长时间不走,后被其子某永华携回;

值得一记的是,年过半百的某顺某二哥,当晚带了绳子、锄头,到内兄家院坝上要“动土”,说内兄家的院坝不是内兄家的,被内兄内嫂强硬的话语所制止,这事引起村邻一阵的笑谈。

                            (正月初六夜)

  附带说明:内兄与某顺祥两家官司,已在绥阳县人民法院某某法庭授理开庭一次,双方未达成任何协议;法庭决定在3月份某一日再次开庭。

 拜年作客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拜年作客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