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骏的博客

 
 
 

日志

 
 
 
 

茅草,茅草扫把  

2015-01-20 14:5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茅草,茅草扫把

徐驰原创

茅草,茅草扫把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茅草,茅草扫把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那一满坡的茅草,在冬日的照耀下发出令人为之惊喜的光芒,教人为这寻常的山乡风物,欢呼口赞。

用这遍地的茅草,扎成扫帚,清扫住居的房屋、庭院……这样的生活,人们还能依稀可见。记得有一天,我带着小外孙沿着螺江河而上,穿过河边闪烁着束束光芒的茅草,就看见一位老农,砍倒一地茅草,正弯着腰用蔑丝把茅草绑起来,准备背回家去。我与老人交谈了几句,听他告诉我说,“反正冬天没得事做,用它们扎扫把”。

冬阳底下,老人的眼神充满诗人才称做“宁静”的那一种光彩。

冬日抹亮的茅草,显示的是我们所栖居的这个地方——的荒芜、欠开发,是不是能这样下定论?

茅草,也许还有一种名称,但它都是过去我们的祖辈父辈用来扎扫把、或是用来当柴烧火,煮饭、煮猪食的一类常见之物。茅草之于我,多少有一点儿情感,那是人生境遇中抹不掉的记忆。它们从发芽、拔节、抽蕙,又一天一天老去、枯萎,一年的时间也就过去了;待到来年春天,它们轮回着又开始发芽、拔节、抽蕙……你说它们微小也罢,没有任何的价值意义也罢,但它们依然绿了又黄、生了又死,年复一年,总在那儿,它那优美而柔韧的身姿,在风中飘,在风中摇,直到冬雪把身子压弯、压断,断裂的声音只有风中的鸟儿才能听到,只有河里的鱼儿们才能听到……

 昨天蒲老场“赶场”。

已是冬月二十八的日子,气象竟然怪糟糟的,天空先阴着,后又东一颗西一颗洒起小雨,待到下午快散场的时间,又太阳光光的,长街显出一片明媚。难得暖阳普照,我走出街来,站在街头,一眼就发现了一对卖“茅草扫把”的老俩口。

老人的生意不是很理想,可以说简直是太差,无人问津。

我走近他们,仔细观察,发现他们不是我在螺江边遇到的那个老人。

而今,世人都已经用上塑料生产的扫帚了,早就不再买“茅草扫把”来扫地了。老俩口的扫把,怎么能卖出去呀!卖扫把的老头抽着叶子烟,神气满不在乎;老妈坐在倒扣着的“绥阳背篓”上,眼睛把人们迎过来,又送过去。人们对她和她老伴的存在,就像根本没看见一样……

 老人摆在地上的“茅草扫把”,也有两把是“高梁扫把”,让我看得有点儿心酸,心痛。

但我不会因为自己的心痛,就买下他们的茅草扫把呀!

白晃晃的冬阳之下,蒲老场人来人往,永远喧嚣着,红男绿女们的脚步总是匆匆复匆匆,他们心中有梦,但这梦境不在眼前,不在“茅草扫把”和两位老人所希望的身上。

我——脑海浮现出那一片白光光的茅草来,想起在螺江边上仅仅见过一面的、砍茅草回家扎扫把的那个老人。那阵子,在我和老人的身边,河水悠悠地流淌着,而不谙世事的小外孙,用一根纤细的茅草,在清幽幽的河水中,打着叫童真、叫烂漫的水花……

(2015-01-19冬月二十九下午,于办公室)

茅草,茅草扫把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