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骏的博客

 
 
 

日志

 
 
 
 

情人节(小说)  

2014-03-05 07:1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人节

   徐驰原创

 

题记:

玫瑰也坐公交车,小儿睡在襁褓里;
一站一站再一站,爱人还在嘉水西。

 情人节(小说)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玫瑰花价格疯狂上涨的日子,朱君芬花掉一百八十块钱,买了十八支红玫瑰,用银色绸带成一束,之后,背上半岁多点的宝贝女儿小雪花,挤上公交客车,去见自己的老公夏华。

朱君芬上路前,未与老公通电话,她内心想,要给自己的老公一个惊喜。

公交车上,有一对少男少女,坐在左边的一排座位上,由少男举着手机,少女就靠在少男的肩膀上,俩人偎依在一起,聚精会神地看“手机电影”。这对少男少女的亲密无间,让手捧玫瑰花的朱君芬,不由想起自己当年与老公夏华谈恋爱的私秘情节……

公交车在诗乡门站停靠,下去几个乘客,又上来几个乘客。其中,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红衣少妇,一登上车就开始打电话;从她表情、语气可以断定,与她通话的人关系非同一般。

朱君芬耳闻目睹着女旅伴的一切,内心发出感叹:在这个“情人节”里,男女都燃烧着激情,都是一些可以称做浪漫诗人的人,都在实现着自己内心深处的一个甜蜜梦想。

公交车继续前行,过了桂花树,过了黄鱼溪,过了大坝,与朱君芬老公夏华打工上班的“嘉水左岸”,只有两个小站了。

朱君芬逗着胸前襁褓里的小雪花,如歌如诗地对小宝贝这样说:小雪花,你就要见到你爸爸了,你爸爸看见到你一下子出现在他面前,他一定会惊讶不已,会高兴万分的,一定哟!

在嘉水左岸车站下车的,这时有那对看手机电影的少男少女,还有一上车就打电话、一直打个不停的那位穿红绒衣的少妇。

下车后,因为风大,朱君芬把浴巾给小女儿雪花盖上,追上走了几步远的红衣少妇。

朱君芬主动与少妇搭话,得知她也是为过好情人节,专程到“嘉水左岸”工地来的。

“我那相好,打电话说今天加班,不能到县城陪我。说我反正没有其他事,来工地过节更好。这样,我就来了。”花枝招展的少妇炫耀般地唠叨起来。看年龄,她不过三十岁,描过眉,扑过粉,脖子上还系有一条雪白的纱巾,很时尚的穿着,气质也高雅不凡。说话语调很沾,充满着自信。

朱君芬对第一次见面的这位少妇说,自己也是到工地与女儿她爸一起过情人节的。老公在工地上是开挖掘机的。今天既是情人节,也是元宵节。老公上午打电话说,其他工人都放假了,老板安排他留在工地上,看管一下场地。老公说老板很看重自己,不好拒绝,就同意留下来看守工地了。

朱君芬这样说:“夏华他有事离不开,我很理解他。于是就背了小雪花,上工地来陪他过情人节。事先没有给老公打电话,想给老公一个惊喜哈。”

嘉水左岸工地在嘉水河左岸小辰山脚下,冬季里,河水不大,但此刻朱君芬她们仍然能听到河水冲下堰坎的哗哗声。

大约走了十来分钟,花枝招展的红衣少妇在接到一条短信后,突然站了下来,她告诉朱君芬,说自己有事需返回县城。说话完,她就朝来的方向快步走去。

望着红衣少妇匆匆远去的身影,朱君芬显得有些怅然若失,只得一个人向着已经看得见挖掘机的小辰山山麓赶。她内心这样认为,路太远了,自己是不是要掏出手机来,向老公打求助电话叫他过来接一下。但她还是坚持着,没有打电话。 

在一个叫刘家咀的龙牙沟,朱君芬喘息未定地敲响了工棚的小铁门。

“谁?”

“……”朱君芬的声音让敲门声掩没了。但,门终于被她推开,她一脚跨了进去。

“你,你真来了哈。”叫夏华的男人,躺在临时搭建的床铺上,欠了欠上身,对不请自来的女人这样说到,好像他早就知道妻子会来一般。

“天好冷哟。”朱君芬随手关了小铁门,边说边背着小雪花走向自己的老公。

“天冷你还来。谁喊你来的?”他把妻子递到手上的玫瑰花,随手丢在床铺边一个木架子的一堆衣服上。

“你离开家有两个月了,我想看你,难道不能来吗?”朱君芬先把双手在炉火上烤了一下,才开始解襁褓的带子,把女儿小雪花抱出来。“两个月了,你看,小雪花又长大了一些哈,晓得喊马马、马马了哟。”

夏华没有抱女儿的意思,一直面向手机,玩着手机。“来之前,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气人!”

“我就想给你一个惊喜呀。”

“还是少年十八哟,惊喜个铲铲。” 

朱君芬想喝水,把怀中的小雪花抱给老公。老公接过孩子,在她小脸蛋上摸了一下。“大眼睛,不认亲。”他像自言自语,并看了一眼找杯子的妻子。

朱君芬在饮水机上倒了一杯热开水,让从杯子中升起来的热气在自己脸边氤氲。她站立着,近距离地凝视着老公,觉得他瘦了一些,也黑了一些。两个月不见,他在这里都做了些啥子哟。“夏华,你们工地上,有没有女的,会不会全是男的哟?”

“老板养的几乎都是女的,有二奶,有宠物,还有手机上整天叫唤个不停的,她们全是女的。”

“你倒回答得幽默。”朱君芬俟老公坐下。“在公交车上,先前有个年轻女子,穿得很时髦,几乎是一身红。这个人告诉我,她也是来工地过情人节,但走到半路,不知怎么一回事,竟又折回去了。我觉得,这女人怪兮兮的。”

夏华不接妻子的话。

“也是在公交车上,还看见两个小青年,他们鼻子眼睛沾在一起,紧紧地依偎着,津津有味地看手机电影。那俩那样子,太让人羡慕了,让我一下子想起我们的过去,那年我俩在老家看碟片……华,你记得记不得,当时看的那张碟片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是《白鹿原》吧。”

“我记得,情节中有两个娃儿吃冰糖,一个娃儿说了一句,真想天天吃冰糖。好像还有这样一个情节,一个割麦子的乡下处男,与东家的小婆子,干那个……华,是这样的吗,是不是?”

“我记得,我在看碟子时,第一次吻了你。”

“真的?”朱君芬的脸一下子红起来了,她情不自禁地靠上去,吻夏华的耳朵。“华,你烦我来工地看你,是不是?”

“没有。”

“我离不开你,小雪花也离不开你。华……”

夏华把孩子换到左手上,望了一眼木架子上的玫瑰花,与妻子接吻。

“今天的玫瑰花,买到十五块钱一朵了,你闻到花香了没有。亲爱的。”

“我,我闻到你体内发出来的香气了。”

“爱你,老公。”

“我,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小雪花小宝贝。”

“你不要这样讲。我已经推想得到了。先前那位花枝招展的红衣妇人,是来见你的,对吗?”

“我开的挖掘机,就是她的。这个工地,有她的股份。今年中秋节前,她与她老公离了,其中原因,她没有讲。”

“你爱上她了。”

“我有你。”

“应该说,还有小雪花。你永远不会爱这个拥有挖掘机的女子。”

“……幸好,今天你来了。”

朱君芬抱过小雪花。她环视着小工棚,最后下了决心。她双眼看着夏华说:“华,如果你真的爱我,我们马上离开这个嘉水左岸。”

夏华坐在床铺上,抽起香烟来,他陷入了沉思。半支香烟还没有抽完,他就站了起来。他收起木架上的玫瑰花和衣服,与妻子前后走出工棚。

夏华锁上工棚,远眺了一眼自己驾驶了三十五天的那台红色挖掘机,挽着妻子的手,大踏步向“嘉水左岸”公交站走去。

此刻,朱君芬脑海里,仍然浮现着那位描过眉、扑过粉、系了一条雪白纱巾的少妇,一上车,她就哇啦啦地打电话……

朱君芬想,通过今年这一个“情人节”,自己又成熟了一些,又了解了男人一点点。

                                                                                  2014-02-15夜

情人节(小说)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