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骏的博客

 
 
 

日志

 
 
 
 

居卑微纯良之境,写细微生命之瞬息  

2014-03-17 15:2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居卑微纯良之境,写细微生命之瞬息

   ——浅谈杯水诗情蒲场人徐驰

 

那岛原创 居卑微纯良之境,写细微生命之瞬息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居卑微纯良之境,写细微生命之瞬息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居卑微纯良之境,写细微生命之瞬息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百年前的某年某月某日,来自外地的那户人家,在霜晨还是在艳阳高照之机?是受王朝遣迁的江西垦民还是为避战乱落脚狮子山下的蜀国百姓?他们选择了蒲草灿烂的大坝。在后水河碧波推涌之下,在狮子山与蒲草金黄的大坝之间,垒石筑屋。披蓑衣戴斗笠,清理蒺藜和芒草,点了包谷,栽了稻秧。采蕨苔,挖鱼鲜(鱼腥草),掐薄荷……从四川带来的菜籽撒入空地……三月间菜花遍野飘香……从四川传入的朝天椒籽,在多雨多雾的蒲场发芽,生长。蒲场人家炊烟抵着由山顶沉沉压来的湿雾,依着九曲螺江的柳丝,飘散开来……夏日,他们在农闲中编棕垫编篾筐。

第一代落脚的蒲场人,如今已经在狮子山上安息。今日的我无法完整的情景回放到从前蒲场一户两户耕读人家的深测家缘……奇异的是,我这天南地北旅行的诗人,在这里做过月子。又见上世纪90年代走出蒲场镇的蒲草般淡然的儿男——这里有难以遏制的诗歌的声音。诗人徐驰60年代就出生在蒲场中街徐家茶。徐家茶长久以来聚集诗友,又更名诗艺楼。80年代开始的男儿诗梦延续至今,2013汇集编著出版诗集《寓言太阳山》,我惊奇我喜欢的《诗之鹤》做了本书自序。

90年代初,蒲场究竟有几户人家?烟雨泥街一个破旧小邮局,保持着与世外的联系。夜间,场场尾除了空中星星点灯之外,一到夜色降临,家家户户关门闭。灯草心浸在桐油碟里,燃一点光。白昼,家家户户敞开小店门,买点小五金小油盐小麻纸……女人挑粪桶,男人赶牛拉犁。孩子进小学。赶场天,乡下来人,泡壶苦丁茶,一边一边打打纸牌。

 这不是世外桃园,只是一个清寒小镇。清寒布衣,有好读书之雅习。儒溪书院留了美名,蒲场镇过去雅称儒溪区”

10年前,我写过一篇《诗乡寻访——徐驰》。那日读诗,砰然心动。他心力聚焦在煤场的妇女干活的举止动态之间。负重而达观的妇女,辛辣而浪漫的性情。内心的珍贵羞涩和外在好挑逗男儿的狂放,都活画在诗歌里。我惊奇他把定人心能力。

如今读《蒲老场之二》.

我等待着(括号里,由那岛评注:诗人自出生到今朝,已有50载。一条平易的老街,一方温存的民情。一个小小的男孩,在青涩的恋情里,走到浩瀚的灿烂……好像什么都发生过了,好像什么还没有发生。梦境固执保持睡意。)

我坚信传奇会发生

一辆人力车倾销而过

招徕声并未破坏我的心境

我因等待而梦想

一群学生似在轮回中

匆匆而行,无所拘束地演绎

与青涩之恋有关的情节

天幕暗淡到分辨不出色彩

我坚持着等待

梦想与山野上的花香纠缠

 月亮不出来,星星不出来

 我都坚持着最初的期待

夜雨如歌,是她在远方倾诉吗

夜风濡湿我坚毅的脸庞

我准备迎接暴风雪的袭击

(那岛评注:诗人在没有暴风雪的地方,盼望暴风雪;在没有暴风雪的季节,等待暴风雪,这样绵延和酝酿了许久的心意,渴望挣脱一种惰性的缠绕……袭击带来茧的破裂?蝶的振翅?袭击带来灵魂裸露褴褛?显出温情骨血?渴望暴风雪的袭击——渴望全新的诗人诞生。忍辱负重的生活与梦想的激情同样强烈,彼此加剧、互相催生。然而,徐驰的生命蹉跎,徐驰的小镇温情,陪伴在徐驰诗歌梦境之外的西施般的爱妻,在徐驰古朴谦让的禀赋里,慢慢融化的他乡之友的陌生,作为平民的他,作为活在沃土中的草民,注定有足够的良知底气忍耐世界的霜雪。化解命运的霜雪,成心灵甘泉。运筹命运的棋局,定籽在良心儒雅的胜点。沧桑,不露痕迹。蒲场人,就是这样。蒲场珍贵,保留了一方诗性。分娩了淳朴温情诗人。居卑微纯良之境,写细微生命之瞬息。虽然,他等待传奇轰轰烈烈地发生。

传奇,传奇……在不屑于诗人的世界,写诗;在诗歌的大腕落尘、奔溃之时,还有一丛小诗《寓言太阳山》,已经是传奇。在房价跌落,股市熊市,乾坤隐隐约约颠覆的季节里,他还是平民还是草根。还是最微弱的梦儿男。未取贪官之途,未尝博学之甘甜,站在家园门边,唱,仍还——红梅花儿开。把青涩初恋幻化成漫天大雪——讲过一遍一遍。我们都不再开他的玩笑。那是他生命里珍存地美丽——仅仅揪揪前排座位女同学的小辫子。

在滴滴答答的呓语下

干豇豆似的男儿,被浸泡

成为一条寂寞的无足蛇

但我仍然坚守,在黎明时分

等待传奇轰轰烈烈地发生……

2014-03-10傍晚,于诗艺楼家中

 

《寓言太阳山》里几首诗选读——

用蒲场人乡土的眼神看街边,摆着脚盆洗脚的女子;看屋檐下,张开扇子接梅雨的妹子;也有不惑之年的智慧反思拾掇生命全程的救赎无奈和溃败一瞬前的挣扎碎片。

《淘洗》

我不想蒙尘,

也不想肮脏

看见黄花坠落阴沟粪池

我心痛 我反省……

……其实,已经难以淘洗……许多的事情已经明明白白,枉然淘洗。徐驰依然盼望最后还有父辈传承的农民淳朴古旧礼仪,圣贤的禀赋可以稍稍挽回——生命的坠落。在落入深渊之前,在落底粉碎之前……能够有一点干净。他寻求淘洗……但愿他如愿淘洗。这是徐驰令人感动的心愿。洗净油污?洗净杂色?洗净面目全非的灵魂。我们的民族实在需要淘洗——女人恢复女人的贤德和贞洁,男人恢复男人的正气和勇敢责任……民族的灵魂需要淘洗金粉遍野,秋粮未足;堕落和雾霾已经封锁人心之光!淘洗……多么微弱的要求,又是多么昂贵、满了荆棘的工程。言语不多,叫人掂量。

月亮,不出来

星星不出来

我都坚持最初的等待

如果说蒲场扩街一新的壁楼房已经取代了旧日瓦屋板壁的蒲场,听不到绵软扬声的包子——馒头”——我们还可以回到徐驰的诗歌里,捕捉蒲场的旧情旋律和灵魂光电。如果说一个贵州绥阳的小乡镇的灵魂风景就是中华民族风貌的旋转棱镜的一闪……我们就知道徐驰的真实分量。

不用汇集在潮流里占据某个制高点。不用独占鳌头,只要还是平民、布衣的一份子,诗人就已经尽心了!这就是就是传奇——最好的传奇

2014315居卑微纯良之境,写细微生命之瞬息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居卑微纯良之境,写细微生命之瞬息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居卑微纯良之境,写细微生命之瞬息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居卑微纯良之境,写细微生命之瞬息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居卑微纯良之境,写细微生命之瞬息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