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骏的博客

 
 
 

日志

 
 
 
 

母亲19岁的激情岁月  

2014-12-20 13:2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19岁的激情岁月

                    

    徐驰      

 母亲19岁的激情岁月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母亲19岁的激情岁月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我母亲左修芝,是在她18岁那年的腊月初六,与父亲徐道明结的婚,她19岁就离家到大桥修后水河水库——

19583月,父亲响应国家和政府的号召,去了铜仁修建铁路。当年的下半年,母亲便参加“蒲场民工连”,在大桥熊苗子、杨苗子家附近为后水河修公路,住在刘克纯院子。一起上工的,有王万碧(郭小红母亲)、曹昌碧(周模母亲)、罗明滔(罗哑巴父亲)、方贵发(弹花匠)街坊邻居,罗明滔还任过他们的“排长”。

后来,修路工程往后水河推进,母亲他们来到枫香垭,挖土,挖岩,早上做操,还要到有点距离的“韩村垭”;个别不愿上操的民工,被支书张绍清发现后,会遭一顿臭骂。

那时,工地上文娱活动多,宣传队演出,放哑巴电影,连队拉歌,十分很开心。

有天晚上,驻地有文娱活动,母亲与“拱背子姑娘”罗光碧(南华宫人)身体不适,不喜欢热闹,先睡下了。不料,因楼上联欢的人多,又唱又跳,踩断了楼板,楼板落下来,把母亲的头部打了一个大洞,流了很多血;当时,让工友赵方碧(现是我侄儿徐亮亮外婆)害怕得放声哭起来。这事没过多久,赵方碧的一个嫂嫂,就在挖“神仙土”中,被坍塌下来的泥土淹埋,把年轻的生命献给了“后水河水库”。

母亲被调到魏家寨参加修筑水坝时,与王启碧(汪连生妻)一起踩“龙骨车”把低处的水车出来,车干,后又和孔德珍(王家垭口人)一起甩锤打炮眼,白天黑夜不停息地加班,有时两人配合得好,一天能打一丈多深。

母亲在工地上入了团,一起入团的,还有孔德珍、徐德碧(大溪黑桃堡人),是书记黄正富介绍的。当时,郭其华(我堂伯母),还在工地上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成为人们羡慕不尽的中共党员。

她们那时住在村民的吊脚楼里,屋顶不停地滴着褐色的阳尘水。晚上没有电灯,女工友就摸黑飞针引线,不停地“纳鞋底”。

那个年代,工地上宣传动员工作做得十分扎实,经常开会,民工们争先恐后表态发言,讲理想,讲贡献,随时都在评优,评先进隆重进行表彰。工地上的口号是,“一年辛苦十年福,十年辛苦万年福”;“河不修好人不还,水不到田心不甘”。一切的一切,都是军事化管理。

那年过年,母亲和工友一起,都是在工地上过的,吃的汤巴也发红了。他们蹲在院坝中间,吹着北风,竟然吃得有滋有味。

过年后,家中的婆婆请人带信叫母亲回家,母亲尊重老人家意愿,向领导吴国明请假,由李天才(风门垭人)开了介绍信,如果没有介绍信,回家来公社“大食堂”的饭,就没有你吃的份。次日,母亲拿着介绍信,天亮时分就从魏家寨出发,一个人步行回家,走拢蒲老场街上时,已是吃午饭的时候了。

母亲再次到后水河工地,是父亲在都匀麻尾修铁路回家以后,他在东风生产队的安排下,上后水河搞“突击”,在斑竹林逢山开路中,连人带钢钎一起摔下悬崖,头部多处受伤,肩臂处脱了臼;母亲带了三斤大米三斤包谷面,和一包中草药,一瓶烧酒,到工地护理,给父亲煮了五天饭;后来,父亲调到水坝工地,母亲婉言谢绝到“指挥部”饭的差事,又带着他们没有舍得吃的三斤大米,一个人回了家。从此,再也没有到过后水河。

                                          2014-12-20周六

母亲19岁的激情岁月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母亲19岁的激情岁月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