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骏的博客

 
 
 

日志

 
 
 
 

在母校“儒溪中学”文学兴趣班上的发言  

2013-11-14 20:45: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言稿)

                   徐驰原创在母校“儒溪中学”文学兴趣班上的发言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在母校“儒溪中学”文学兴趣班上的发言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各位老师们好,同学们好:

我是儒溪中学毕业的一名学生,没有多大建树。今天,受杨邦强老师邀请,到学校和“螺江文学社”的文学爱好者见面、交流。我一再告诫自己,我是来向老师和同学们学习的;在座的你们,才是扛举文学大旗的新生力量。你们当中,有可能就有“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的种子,大家回答一下,是不是这样?有没有希望?

今天,站在这个讲台上,无不使我想起曾经教过我的、现在已经离开了我们的阮秀成老师,田逢源老师。没有他们呕心沥血的教导,我永远都成不了“诗人”,我会感恩他们一辈子。尊敬自己的老师,要像尊敬自己的父亲、母亲那样,儒家文化的精髓,也在这一点。作为人类灵魂工程的老师,他们虽然也会很有责任心的教育、栽培一个没有敬畏、没有爱心的学生。但,他们心中会有纠结,也很矛盾。我不知道,我这样讲,老师们是不是同意这一个观点。

如果,我说的有一些道理,请大家为我鼓掌!!

1980年代中期,我从高中毕业离开学校,至今快有三十年了。有的时候,我做梦也在教室中坐着,听老师们讲课,听老师读同班同学的作文,温馨得让人从梦中笑醒过来。“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南宋名将岳飞的诗篇,对于我,始终振聋发聩,我希望同学们珍惜美好的光阴,勤奋学习;一定不要偏科,要全面发展,将来做国家有用的人才,不辜负父母的心血、不辜负老师们的希望。

以上,是题外话。

下面,我就遵照杨邦强老师给我出的“一道题”,讲一下我业余创作二十多年的心得体会。说实话,我在文学创作上,没有成绩,也不擅长抛头露面这样讲话,一上台,心就发慌。但是,杨邦强老师肩负着自己的职责,他的胜情难却,另外呢,我也想到母校看看,与同学们交流交流,想沾濡一下大家的青春的气息,学习同学们的长处,所以,我就站在这个光荣的讲台上了。

那么,我就从我的处女诗作讲起吧——

 

《绥阳县志》(1993年版)诗文选章节中,选录了我的处女诗作,《致茅垭姑娘》。这首诗,最初发表在我县文化馆干部、著名诗人崔笛扬老师编印、发行的《喷泉》诗报上。其诗共三节六行,很短。我向大家念一下——

 

“你的英姿我的英姿自然取相

你的眸子我的眸子在同一刻发光

 

柏油路石子路迂回盘旋

连绵的山陡峭的山耸立成艰险

 

你的灵感我的灵感倾发于银瀑的波澜

隧道的东端隧道的西端联成一条思念”

 

 这显然是一首纯粹的爱情诗。是写我对某一位姑娘的爱慕之情。写诗的那一年,我已经20多岁了,也结了婚了。而今,二十多个春秋已匆匆过去,头发也花白了的我,可以不必遮掩,来谈这一个美丽动人的传奇故事。

记得,灵感的爆发,是在去我们县黄枧区茅垭公社的路上。

当时,我坐在一个手扶式拖拉机的货斗上,拖拉机过了小峰坎隧道,眼前便是壁立陡峭的大山,石子路蜿蜒而下,路况十分险恶。我靠在慢腾腾的拖拉机上,欣赏着大山的雄奇,嘴上哼着小调,那小调也许是当时央视台正在播的电视剧《上海一家人》的片尾曲。就在这样一个散漫得让人有所憧憬的时候,一辆小四轮货车超过了拖拉机,走在我们前面去了。当小货车下行到我的视线以内,我看见了一位梳长辫子的女子,她也是二十几岁的年龄,坐在小货车揭了逢布的货厢中,她双眼亮晶晶的,含情脉脉的,好像对我有一点意思,温柔极了。于是,我向她俯瞰,久久凝眸,一直到小货车开远了,消失在我视线以外了,才罢休。接下来,我在拖拉机的前行中,在开满野百合花的山野,灵魂出窍,想起自己的诗歌来。杜甫所谓的“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这里要说一点的是,不是我那时多么会写,一下子就写出了好作品;而是当时的情景(也可以说是环境)造成的。当年,到茅垭的公路,以金承为界,往我们蒲老场方向,是一色的柏油路,往黄鱼江方向,是石子路。当拖拉机钻过隧道,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到了新的天地中,到了另一个世界,用“蛮荒”二字形容一点不过分。

同学们,你们一定会问我,写诗真的就这样简单?眼见什么,信手拈来,就成了诗歌名句了,就会流传千古了?其实,不是这样容易。

二十几年后的2011年,端午节前夕。

那天,因接到一个黄鱼江边出生、长大的女孩子发给我的一首“短信诗”,当时,我正在家中,老天也下着瓢泼大雨,周遭是哗哗哗的雨声,整个情境让人非写诗不可,不写就不行!于是,我在手机上,一气呵成,编了一首《再致茅垭姑娘》的诗,发给刚回到黄鱼江老家不久的女孩。这个“她”,不是二十年前我在拖拉机上见过的那个“她”,但物是人非并不影响我心中的诗情画意。有点不同的是,我在手机上编的,是 “七言古体”,后来发表在吕金华先生(作者注:儒中过去的教师,当过“螺江文学社”《螺江》诗报的责任编辑)主编的“绥阳网文艺栏目”中;再后来,这诗收入中国文联出版社发行的《新世纪华文作家文集》。

在这里,我不妨也晒一晒这首习作,以搏大家一笑——

千瀑飞泻万壑开,夏雨高原显壮观。
黄鱼翻覆江潮涌,疑是伊人行船来。

千瀑飞挂伊窗前,伊有幽情电信传。
流波虽是瀑流汇,徘徊不离梅子滩。

千瀑相挽意缠绵,千江任由鱼翅翻。
千人不及伊灵通,千里行舟为玉颜。

千瀑何似伊娇憨,碧波难敌伊慧眼。
不是千瀑最销魂,缘有伊扮观音来!

我本人觉得,两首诗的共同之处,都与特定的“茅垭”这个地域有关系,有山有水有人物有故事,都是言情说爱,读起来缠绵、铿锵,朗朗上口;不同的,前为现代朦胧诗、以形象传神。后者是一首七言古风,通过中华汉字特有韵律、韵味,状景状物,情景交融,显得非常的淋漓尽致。

 

写作,是脑力活。写得好与否,看作者平时的积累。我们读得多了,记得多了,“读书破万卷”之后,自然,下笔时,就有几分的妙处。另外,要写好一篇东西,还要贴进生活,在生活中去发现,去感悟,诗的灵感必须产生于现实生活这个土壤。“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是每一个诗人、作家一生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2011年的春节期间,记得那天天气很冷,我与绥阳的“闪电诗人”黄天刚一起,到遵义一个“女粉丝”家作客,给她的父母拜年,当晚我们就留宿于她家。次日清晨,走出门来的我们,被漫天雪花纷飞、山岭一片白茫茫的壮美所折服。在这么一个难得的赏雪天气下,诗,不容我作任何准备,便撞入了我们胸怀。自诩是诗人的我们几个“疯子”哥、“疯子”婆,冒着天寒地冻,把鞋印印上洁白的雪地,拍照,团雪球打雪仗,向远山呼喊,放浪形骸,大都要证明自己的存在……疯,玩,自我地陶醉。当一片玉米地奇迹般出现在我们身边,一棵一棵的玉米桔杆默立于雪地上,它的灰褐色与雪地形成极大的视觉反差,我,陡然想到了诗歌艺术。我认为只有以诗这一艺术载体,才能表达天地间的绝世之美。在返回“女粉丝”家的途中,在围炉品酒之前,山野上雪地中的那些灰蒙蒙的玉米桔杆,让我拂之不去,令我挥之不掉。

 

我以《雪地上站着的玉米》为题目,编了一首。

 

他们在等待春天的到来

以自己特立独行的方式

即使被摘取了全部的果实

被撕毁了所有的绿衣

他们用自己的坚韧与毅力

扼守一方

翘首以盼

 

他们是那些目光向上灵魂向下的诗人们

不易发现不屑赞美的一群挑战者

也是永远的胜利之师

他们微笑着,舞蹈着

从夏天走进秋天

当北风吹、雪花飘的季节

他们因怀念被击倒

被一场一场的大雪无情地掩埋

梦想中的他们,骨干变成了

满山遍野的铁梅

 

呵,在雪地中站着的玉米大哥

你闻到城市中爆玉米花的清香了么

那是你们的雄魂

在熏洗尘世的欲望与噩梦

中国唯美主义的诗人啊

如果不试着咀嚼和回味玉米花

其创作是没有国籍可言的

诗歌作品也是缺乏钙质的

 

伫立在雪地上

做一位无私的玉米们的小兄弟

我觉得比做一个小资情调的所谓诗人

更有价值意义

也更有生命力

 

  诗人写诗,既要表现眼中之镜,也要传达写作者内心的某种精神,某种正能量。我通过描写雪地上的玉米桔杆,写它们的无私奉献,写它们的牺牲精神,从而寄予我所追求的人生观、价值观。即所谓的“寄情于物,以物自喻,又超然于外”。

   

诗歌艺术作品,有的以形象取胜,也有的纯粹以哲理入诗。有当代学者专家著述称,宋朝的诗人从理性出发,诗作大多属于哲理诗。但,只要写得富有新意,也能让读者喜欢、可以流传,比如豪放与婉约两种风格兼具的苏东坡,他的“横看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就非常之好。当然,要追求和掌握一种既有鲜明的形象、也蕴含很深的哲理的写作技巧,我们必须虔诚地学习先贤,在大师们的“肩膀上”前行。

我有一首比较创新的诗,题为《一些的一些》,录在下面,与同学们共勉:

 

 

一些花朵,注定是要逢春的

一些老歌,注定是要再唱的

一些话题,注定是要重提的

一些朋友,注定是要团聚的

一些书,偶尔翻了就不想再去翻它了

一些事,必然忘记了也就永远忘记了

一些梦,虽然来了也不再重新企望

一些人,即使邂逅了也没有缘分相约

 

有一些人的暗恋,终生守口如瓶

还有一些人的初恋,时间越久越醇

更有一些人的隐私,显得昭然若揭

当然,也有一些人的希望是竹篮打水

 

一些人见风使舵,一路扬帆

一些人墨守陈规,自甘落后

一些人超凡脱俗,两袖清风

一些人斤斤计较,铜臭不堪

 

一些人不敢说的,我说了,直言不讳

一些人不敢想的,我想了,异想天开

一些人不敢做的,我做了,胆大妄为

一些人不敢写的,我写了,文如其人……

                             ( 2009-09-28于诗艺楼)

 我信口开河,说了这么多,不对之处请老师和同学们批评。  

谢谢大家!!

                                              2013-10-23(九月十九)在母校“儒溪中学”文学兴趣班上的发言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在母校“儒溪中学”文学兴趣班上的发言 - 梅梦雪魂 - 神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